脆骨没有肉​​

爱是甘愿终生扮演还是敢于展露獠牙?

【76R】他的龙(1)

一篇突发弱智童话AU,才不是成人童话【。

龙!莱耶斯,有一丢丢锤安和源藏

过两天要搞事,先营造一个自己不是雷车司机的假象。后续更新不定。

自个儿看不出ooc,各位大兄弟要是一看形势不对请千万麻溜儿出去,后面会没有最雷只有更雷谢谢。

 

正文:


“镇子后的群山里藏着龙,是它杀死了你的父亲。”

莫里森摊开自己的鹿皮行囊,取了把杀伤力较小的猎枪出来,在手中掂了两下,又换了把小火枪。

就在今天早上他的母亲去世了,在一年中最阳光灿烂的秋日,18年前他出生的日子。五十出头的年纪并不算寿终正寝,曾经能与金丝相媲美的秀发已经枯黄,蓝眼睛里盛满浑浊,莫里森握着她干瘪的手,紧咬着牙不让眼泪掉下来。

他仅剩的至亲慢慢变冷,僵硬。

“现在你没有牵挂了,可以上路了。”镇长在他葬下母亲后突然出现,拎着那个熟悉的口袋。

“那条龙杀死了你的父亲,它的吐息又使你的母亲患病,杰克,我眼睁睁看着你们从最富有的外乡人沦落到如此地步。是时候杀掉它复仇了。”

镇长把两条细眉毛拧成死结,看起来义愤填膺。莫里森深吸一口气,不愿回想他是怎样在母亲重病时不愿借他马匹去城市的样子。他的童年记忆只从父亲死后开始,往后便充斥着嘲笑和暴力——一个失去了父亲,母亲又日渐虚弱的孤儿,不知怎么就招来了全镇的恶意。医生讹诈他们的钱财,镇长抬高他们的税率,人们也跟着踏上一脚,就连街上游手好闲的小混混也来找茬,仿佛欺侮这家外来人就是所谓“正确”。

甚至就在昨天傍晚,他跪在每家门口百般乞求一匹马,收到的只有轰然关闭的大门。

“你不会是不敢去吧,宁愿当一个缩头乌龟也不愿为父母报仇?这真是前所未闻。”

溪流潺潺而下,敲在石头上叮咚响,阳光穿过树叶洒下一片碎金,莫里森掬了一捧喂进口中,剩下的扑在脸上,将一头金发都沾湿了些许。

他走了一天一夜,一路靠采摘果子勉强维生。不是是不是因为有龙的原因,这里小动物特别少,偶尔有野兔簌簌跑过,也是只能听到声音。                                                                                                                                                 

森林里看起来安宁极了,但莫里森仍记得平静表象下的凶险。他的父亲在这儿落入一个不知名的深渊,就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莫里森记了12年。地狱入口有着繁复的图腾,燃烧出诡异的颜色,四周所有树木都烧灼起来,如同祭品一般簇拥着地狱的通路。

然而当他再回到这儿,一切都已恢复如初,像是惨案没有发生过一样祥和。莫里森给水壶灌满水,拎起口袋又往森林深处走去。他这次进山就没想过要出去,龙,猛兽,甚至一株有毒的植物都能置他于死地,但总归是比人心恶毒好太多。山林已经太久无人拜访,荆棘丛生,小尖刺儿划破了他的皮肤,苍耳草籽粘了满身。

就是在这时他听到龙吟之声,低沉而悠长——说不上来自哪个方向因为那根本就是从他脑子里传来的。莫里森抬头,恍然发现自己已走入山谷,四周群山环绕,树木燃烧发出不祥的噼啪声,灰烬带着火星四下飘散,灼痛他的脸颊。

没人比他更清楚山火意味着什么了。

但他如宿命所愿那样立在原地,握紧火枪,看着岩浆铸成的图腾开始在地上流淌,预备将这擅闯者吞没殆尽。脚下的土地摇晃了一下,又一下,终于完全碎裂了。

于是莫里森向着深渊坠去。

*

“……我简直不相信这就是造物者分给我的骑士,老天,要不是我他也就摔死了好吗?行了艾米丽,我不会成为这金毛傻小子的龙,他也不会是我的龙骑士,明白?……停!不用让你的织布鸟朋友缝缰绳!”

莫里森在一片晨光和煦中醒来,更准确地说,是被吵醒。他浑身痛得厉害,腰几乎要断了,头也一跳一跳地发疼。

“说真的我宁愿像隔壁岛田兄弟一样再找条龙搞起来。也没人规定一条龙非得有龙骑士对吧?弄死这小子我就自由了。”

“可你没法这样做,莱耶斯。”一个温柔的女声响起,“每条龙都会爱上他的龙骑士,向他宣誓一生的忠诚,你们还会为彼此烫下烙印,像莱因哈特和安娜那样。”

“因为莱因哈特的骑士是个姑娘好吗?为什么我的就是个同性骑士?难道我是条母龙,只是长了不该长的器官?”

“这很难说。”

于是睁开眼时莫里森看到的就是一条黑龙跟一只白天鹅在河里打架的有趣画面,天鹅稍稍向上飞了飞脱离战场,黑龙挣扎了会儿,就咕噜咕噜冒着泡儿沉底了。

“呃……请问?”莫里森举了举手,天鹅向他转过头,缓缓游到岸边。

“很高兴见到你,莱耶斯的骑士。我是艾米丽。”

“我,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我在这儿?我的意思是,我掉了……”

“没错。”天鹅翻身在水下打了个滚,再浮出水面却是个身着舞裙的妙龄少女。她轻巧地跳到莫里森面前蹲下,打量了一会儿后咬着嘴唇笑起来:“我猜是莱耶斯潜意识里太急于见到你了,才会用如此粗鲁的办法把你接过来。”

“莱耶斯是?”

“喏,就是他。”

莫里森顺着少女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那黑色的庞然大物正好站起来,支棱着两只小小的前爪,像什么大型犬那样左摇右晃地甩水。他的鳞片在太阳底下闪闪发亮,其下勾勒出结实的肌肉形状。

抛开成见不谈,那真的是一条很漂亮的龙,翅展很长,骨骼端正,体型流畅,每一片鳞都像上好的黑曜石那样耀眼。那龙的眼睛反射出赤红的光,连最贵重的宝石也不能比其一二。

“操,艾米丽,我耳朵又进水了!”

“……你的意思是他能打开那个门。”莫里森攥紧双拳,“那我的父亲他,他也在这儿吗?”

“如果你是指12年前掉下来的那个人,是的。”艾米丽脸色一沉,莫里森心头忽然涌上不祥的预感。

“能够被传送门接纳的都是命中注定的龙骑士,但很遗憾,那个人……”

“他掉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黑龙展翅一振,飞到一块巨石上,利爪紧紧扣住石缝,“那个世界的凡人谋杀了本该成为龙骑士的人。”

“不可能!父亲上一秒还吻过我的额头,他……”

“闭嘴,凡人。”黑龙俯下身冲他呲出牙齿,口中喷出焦糊气息,“别想把那些龌龊人干的事推到我头上。他们编的故事我听过太多了,说我们抓走孩子,屠杀村庄,现在你是不是又要谴责我杀掉了你的父亲?”

“他们还说你的吐息使我的母亲得病而死。”莫里森直视龙的双眼,毫不惧怕,“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看来这位龙骑士不太喜欢你的口气。”艾米丽耸耸肩,“快闭嘴吧,我也不喜欢。”

“哼。”黑龙倒也乖乖改为向空中喷气,“我的骑士想杀我,有趣,我要去问问法斯沃尼怎么把这家伙传送回去。”

“别忘了安娜第一次见到莱因哈特是怎么把他揍进岩石里的。”艾米丽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戳莫里森的脸,“起码你现在还能好端端地站着,知足吧。”

黑龙站起来展开翅膀,连太阳都遮挡住,狭长的瞳孔轻蔑地瞥向莫里森,鼻孔中冒出火焰。

“别想了,他永远都不可能成为我的骑士。”

TBC

Flag立完就跑【。

评论(22)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