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骨没有肉​​

本我不拘于形

【76R】

“最后谁也没能拯救谁


愚蠢的噩梦,愚蠢的思瑞康赛特乐以及其他忘记了名字的药,愚蠢的永远不会背弃的谎言。或许我们谁也没能得到真相,我的朋友。


黄色的橘子汽水,下过雨的天台,灯火通明的书店,吉他的和弦,这些都无法为提供救赎,天堂的门已经为你关了。


也许很久以后我仍会记得你在落日中忽然唱起家乡的歌,你偶尔也会想起我靠在吧台边讲的不好笑的笑话。你嘲笑我说的话时常犹如台词,而我们最后严肃而古怪的交谈完全印证了这一点。


你总试图证明自己是对的,我从你身上看到了我自己的某些影子,但是在回答质询的时候跟他们讲理想和远望是没有用的。


今后我将继续听你所鄙视的那些乐队,我也知道你从没忘记摆在你播放量第一的是一只傻逼朋克乐队。


我仍坚持用我所讨厌的Soldier称呼你,你必将是我的敌人。我们都固执,不会改变自己的看法。


这不是最终目的地,死亡才是,我终会在我们约好的队伍中见到你。


We'll meet again. ”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