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骨没有肉​​

爱是甘愿终生扮演还是敢于展露獠牙?

【76R】他的龙(2)

弱智童话AU,雷兮兮,本次有一丢丢锤安

 

本章概要:在三妹的宫殿玩弄恶龙的肚肚【

 

法斯沃尼女士是附近的一只白枭,掌管着空间的秩序,强迫症一般对所有事物要求绝对整齐。莫里森从莱耶斯牙齿的缝隙看出去,地上的树木从随意生长慢慢变得有规律起来,连成条条直线延至山顶。偶尔有鹰隼掠过,也是沿着以山巅为心的圆飞翔。

 

“莱耶斯,收收你的口水。”莫里森敲敲龙的口腔内侧,嫌弃地把脚从水洼中抽出来,“它快淹过我的靴子了!”

 

龙不满地呜噜了一声——他没法开口说话(莫里森会坠落下去),还要分神注意不要一不小心把人类吞了,为了让莫里森看到外面的景象他还得皱鼻子呲牙,做出傻子似的表情。舌头不能动,攒了一肚子火不能喷,这家伙还在嫌弃他流口水,多么委屈。

 

“下巴往左一点,你的犬齿挡住视线了。”

 

多么委屈。莱耶斯弹了弹舌头,成功听到人类被掀翻在口水中的咒骂声,这才觉得平衡了点。莫里森气得在口腔中使劲儿蹦跳跺脚,龙却只觉得口中含了粒跳跳糖,玩心起来了,便干脆闭上嘴,舌头乱搅,叫人类在里头颠来荡去。

 

这么做的后果在不久后便显现出来了——当他把一个湿漉漉的小人吐在法斯沃尼的殿堂中央弄湿地板时,那位向来优雅的女士大概是生气了,连四周的空间也稍稍扭曲了一下。

 

莫里森抹了把脸站起来,没来得及看清四周就被龙一爪子推倒在地上。

 

“把他弄走。”莱耶斯毫不客气,“他从你的传送门里掉下来,但并不属于这里。”

 

白枭原本在大殿最高处的横木上单腿立着闭目养神,听到声音后只是慢条斯理换了只腿:“你们龙自己召唤来的骑士,不要总想把锅推到我头上。”

 

“这不一样。”莱耶斯在大厅里坐下,黑色的尾巴尖焦虑地敲着地板,“雅典娜的圣训第七章第十三行,龙的一生只会有一个骑士。我不知道这家伙是从哪里来的,事实上我完全没感应到他,如果不是艾米丽提醒我天上掉下来个人,他就直接摔死了。”

 

“……你们还没去过不老泉?”

 

“没有。身体里缺少龙的血液他进不去的。”

 

“你们到现在还没建立链接?”

 

“他碰到我的血会死。”莱耶斯开始不耐烦了,“这么跟你说吧,我唯一感应到的骑士是十多年前掉下来的那个人,现在看应该是这人类的父亲。精神遥感只持续了几秒,因为那人被我接住的时候就已经死去了。所以现在我一生中唯一的骑士没了,让这个跟我毫无干系的人强行融合会要了他的命。你也不是没见过从前那些愚蠢的驯龙者溶血而死的惨状。”

 

莫里森趴在地板上,什么龙骑士,驯龙者,精神链接,听得他一头雾水。他当初踏进山林是为了杀死恶龙,但显然事情复杂了许多。他抬头看向宫殿的穹顶,白枭正展翅滑翔而下。

 

法斯沃尼在落地的时候幻化成人形,周身点缀着闪亮的装饰,护目镜下一双杏眼把莫里森上下扫视了一遍:“他是你喜欢的类型。”

 

她转头对莱耶斯说,后者瞬间立起了全身的鳞片,烟火从鼻孔和耳朵里源源不断地冒出来,像个坏掉的老式发动机似的。

 

“你瞧。”法斯沃尼俯身到莫里森耳边轻声说,“他害羞了。”

 

“赛特娅!”莱耶斯一爪子拍过去,法斯沃尼稍稍向后撤了一步,黑龙就扑了个空,一个重心不稳向前栽倒,莫里森只见这个庞然大物向自己滚过来,他也来不及躲,被龙撞了个满怀,整个人陷进一片柔软的脂肪中,随后天旋地转。

 

“你有小肚子。”莱耶斯睁眼时胆大包天的人类正坐在他的肚皮上,还好奇地伸出手指戳了戳,“典籍上说龙的全身都盖着硬甲,但是你……”

 

他的手指陷了下去,就像莱耶斯的肚皮把它吞掉了。

 

这条长相凶恶的巨龙有着如同爬行类动物一般柔软得不可思议的小肚子,还十分富有弹性,随着心跳一鼓一鼓的,颠得莫里森想要发笑——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还不是因为你。”莱耶斯粗声粗气地反驳,一翻身把人类甩回地上,腹部的鳞甲重新翻下来盖住肚皮。“如果我不用肚子接你,现在就撞得头破血流了。”

 

可是你还有一块儿小肚子盖不上。莫里森瞥到莱耶斯腹部中央还留有一个鳞甲的缺口,一块巴掌大的脆弱之地,像满月嵌在夜空中,按照书上的记载,只要朝着那儿扎入一根长矛或是喂进一颗子弹,这庞大的生物便能在顷刻间燃尽生命之火,全身凝固成石像。在他生活的国度,主城中央便有这样一座石雕,传说是某位屠龙者刺中的巨龙,但时间久远早已无从考据,市民们也只当那是个逼真的雕刻。中古时期已经光辉不再,人们再也不拿传说中的异世界当回事。

 

“他掉落到这里必然有造物主的理由,随意破坏秩序会带来难以估量的后果。”法斯沃尼用光子为自己搭建出一个凳子,她撩起裙摆缓缓坐下,“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去找莱因哈特和安娜,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办法;二是带他去不老泉,看看他是否就是‘那个’能为泉水所接受的天选之人。”

 

“‘那个人’。”莱耶斯机械地重复道,“一个莫名其妙的天外来客,‘同时携带着悲伤与欢欣降临大陆,于是东风摧枯拉朽,为一切带来新生,自己却献出全部,包括所爱之人的心脏’,这些条件他只符合‘天外来客’这一条。”

 

法斯沃尼不置可否:“去试试,如果不行我就把他送回去。”

 

“我来这儿不是为了被你们到处传送着玩的。”莫里森敲敲莱耶斯的脚爪,“走吧,去那个不老泉?”

 

“不要,我讨厌黑森林更讨厌女巫。”莱耶斯呲牙叼住莫里森的领巾,把他抛到空中再用舌头接住,卷进嘴里,“先去找莱茵哈特。”

 

“你很焦虑,加布里尔,为什么呢?为什么要害怕这个人类成为你的骑士呢?”

 

法斯沃尼在莱耶斯转身飞走时开口问道。莱耶斯沉默着缩起翅膀,向山下俯冲而去。

 

*

 

莫里森在莱耶斯嘴里呆了一天一夜,后者的口水也淌了一天一夜,以至于最终着陆时莫里森闻到自己就想呕吐,第一时间扎进河里脱掉了全身脏兮兮浸满唾液的衣服。莱耶斯抓着岸边的石头,把脑袋伸下去喝水,再往空中喷出蒸汽和火焰。莫里森就背对着他坐在浅水的卵石上,撩起水来擦洗皮肤,冲掉浮尘,把一头金发也洗得亮灿灿的。莱耶斯趴在旁边看着,冲他打响鼻。

 

莫里森作为一个人类来说身材相当好,肌肉硬实成块,线条流畅轮廓清晰,肩宽胯窄,腿间那根东西沉甸甸地垂着,在阳光下映出厚实的阴影——莱耶斯自认自己化为人形后也只能勉强与他媲美。但现在还不是时候,龙从不会轻易显露人形,换言之,人形是他们的求偶形态,并且只对龙骑士展示。

 

但他好像已经有点控制不住变形魔法了。

 

“加布里尔,我的朋友!”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低沉又有力的炸雷,莫里森刚回头便被水花泼了一脸。待他抹掉脸上的水再回头看,原本平坦的河岸已经落上一座小山,莱耶斯消失了。

 

“操你的!”他愤怒的声音从河底淤泥中传来,“安娜,你第八百六十四次放任他把我拍进河底了!”

 

“那可真抱歉。”小山上轻巧地跳下一位姑娘,黑头发棕皮肤,左眼下纹着荷鲁斯之眼——莫里森认得,那是人类世界中某个部族的标志,“毕竟在这儿没人教导我怎么驾驶一条龙。”

 

TBC

 

想想后面可能要日龙……hmmmmmmmm……日龙好

评论(17)

热度(78)